北京快三专家和值推荐|北京快三开奖和值|

betway

betway

百里璽所著仙俠小說《我是仙凡》:第381章,老祖的遺愿

編輯:品博 瀏覽:143次 2019-04-15 22:25:30 來源:起點中文網 | 作者:百里璽

仙俠小說《我是仙凡》:第381章,老祖的遺愿

清心殿內,眾老祖和同盟高層們一片錯愕和不解。但是無比尊重姜老祖的最后遺愿,陸續退出了清心殿,不打攪他召見蘇塵。

王紫陽聽到姜老祖這句話,神色更是愕然和酸楚。

身為姜老祖唯一的親傳弟子,他曾經在蓬萊仙宗,跟隨師尊在神山上苦修了近一百多載,對于師尊的習性和親友故交們,那是再熟悉也不過了。

他自然知道的清楚,師尊最后一位親近的親人,早在四五百年前就死了。最后一位深交的故友,也在三百年前死了。

當最后一名故友離世之后,姜老祖替這位老友辦完喪禮,心情郁郁,便回到蓬萊仙宗隱居修煉,全力沖擊化神期境界。幾乎很少關心外界的俗務,更別說結交新友。

如果說修仙界內還有什么關系深厚的人的話,那就是他這個唯一的親傳弟子。除此之外,沒有比他更親近的人。

可是偏偏,姜老祖已經到了生命彌留的最后一刻,要與世道別,沒有任何遺言要交待給他這唯一親傳的弟子,卻是要單獨召見一名未曾聽過,在過去幾百年也幾乎沒有任何聯系的年青金丹修士。

這讓他無法理解。

“是,弟子這便立刻去召他來。”

王紫陽心頭不由有些苦澀,依然畢恭畢敬,準備離開清心殿。

“紫陽弟,姜老祖時日不多。你還是在此地多陪老祖一刻,我親自去將那蘇老弟找來。”

梅盟主卻連忙勸阻住王紫陽,陪著姜老祖。他則立刻主動帶著幾名手下,去問道殿找蘇塵。幸好現在靈島同盟的絕大部分金丹修士們都趕來參加論道會,聚集在問道殿。否則,想要在偌大的東海找到一名金丹修士,恐怕要數月,甚至數年之久,姜老祖這臨終遺愿也別想完成了。

蘇塵是誰?

梅盟主記得同盟內所有金丹島主的資料,但對此人沒有印象,也沒交情。

別說他了,靈島同盟的金丹修士一二千之眾,恐怕絕大部分金丹修士都對此人沒特別留心。畢竟這蘇塵在靈島同盟,也并不活躍,經常閉關修煉不見人影。

金丹修士一旦突破元嬰,便去追尋領悟真正的天道,不再被人道所糾纏。除非人道危難,老祖們極少分心于人道,更別說各種閑雜的俗務。

所以靈島同盟的高層首領們,都是一些金丹后期修士。

王紫陽的最大后臺,便是姜東冉這位人族最頂尖的元嬰老祖。

王紫陽已經三百余歲,接近金丹后期巔峰的修為。如果在數十年內,突破元嬰境的話,也會放下靈島同盟的俗務,一心修煉。所以,也需要考慮,王紫陽一脈在同盟權勢的繼任者。

莫非,姜老祖是打算隔代栽培?

將蘇塵扶持為靈島同盟新的領袖,姜東冉、王紫陽這一脈的繼承人?

梅福氣暗自尋思著。

蘇塵的修為是夠了,沒人會質疑。

但是他從不執行任務,對靈島同盟的貢獻幾乎為零,在同盟內明顯沒有任何威望,眾島主們必定不服。

身為領袖,“德高望重”是必須的前提。

想要把一介新人,短時間栽培成同盟首領?恐怕是沒什么戲。

...

梅福氣帶著幾人來到問道殿,在上千名金丹修士直接找到了蘇塵,告知姜老祖臨終前要單獨召見,見最后一面。

他親自來找,其實出于好奇,想要看一看此子究竟是何人,為何能得姜老祖臨終前的最后單獨召見?尋思著姜老祖此舉的意圖!

但見到了,梅福氣心底卻有點失望。

蘇塵確實很年輕,而且很低調,四五十歲就成了金丹中期修士。對于擁有五百歲漫長壽元的金丹修士來說,這樣的年齡和修為,簡直是年輕的過分。

但除此之外,梅盟主也沒有看出蘇塵身上有其它特別之處。只能算是中上人之姿吧,離那些一眼能看出的天驕之輩,差的還是很遠。

至于威望、氣勢和領袖風度,在蘇塵身上更是看不到,并不比其它金丹修士更強。

“呃,姜老祖要單獨召見我?”

蘇塵神情愕然。

他正在和阿奴、吳樵、呂老夫子等人商量著,離開多重山仙城之后,結伴去何地歷練一番。多年相逢,也好敘敘舊。

沒想到,卻見梅盟主親自來找他,并且說姜老祖臨終前,想要見他最后一面。

這讓蘇塵也很是莫名的驚詫。

要知道,他和姜東冉老祖不過是在蓬萊仙宗的神山有一面之緣,姜老祖因為莊綠旖的緣故曾經給他一點好處,此外并沒什么交情,召見他干什么?

蘇塵想到這里,立刻明白了過來。

姜老祖臨終前,要見的不是他,而是少年時的玩伴莊綠旖。

他立刻跟著梅盟主,前往清心殿拜見姜老祖。

...

當蘇塵進入清心殿后,眾修士們早已經都退了出來。

王紫陽是最后一個離開的,他親自開啟了清心殿的一座陣法守護屏障。

清心殿很快被一道水藍色的光幕屏蔽起來,內外完全隔絕開來。此屏障有著強大的守護力,而且隔絕神念探查。

縱然是元嬰老祖,除非破開這道屏障,否則也無法竊聽里面的任何動靜。姜老祖既然親口說了,要單獨召見蘇塵,自然不愿意被任何其他人聽到,或者看到什么。

巨大空曠的清心殿,只有蘇塵一人留下,守護在紫冰靈玉床榻旁邊。

姜老祖死灰色的目光望著蘇塵一眼,挪動了一下枯黃的嘴唇。他已經沒有多少力氣說話,元神在全力維持著最后一口氣,更不敢消耗神念。

蘇塵知道他的意思,立刻讓莊綠旖從他的木葫蘆內出來。

“呼!”

一道濃濃的黑色鬼霧,從木葫蘆里冒出,搖身一晃落在地上,出現一道綠衫靚影。

隨后,蘇塵自動退開到數十丈開外,讓姜老祖這最后彌留的時間,跟莊綠旖相處。

莊綠旖出現在床榻旁邊,看到姜東冉重傷躺在靈玉床上,不由大驚失色,撲倒在床榻旁邊,望著垂垂老朽的姜東冉。

“東冉,你這是怎么了?怎么受了這么重的傷?”

莊綠旖伸出手,臉上神色十分悲傷。

“綠旖!我快死了,沒法在看護你了。”

姜老祖原本即將渙散的眼眸,重新聚焦起來,落在莊綠旖那熟悉的臉龐上,眸中閃過一絲柔情。

曾經,他是蓬萊仙宗十多歲無憂無慮的少年郎,跟在莊綠旖這位世家女身后的小屁孩。他少年時心性內斂和木訥,無比的羨慕這位精靈一樣古靈精怪的小姐姐...直至心底生出愛慕,卻不敢說出口。

可惜,莊綠旖因為天生夭折之病,數年后便從他的世界消失了,再也不見她的蹤影。

他尚未萌芽的感情,便早早夭折了。如果當年,他勇氣更強一些,敢開口告白的話,或許也不會留下畢生遺憾。

姜東冉沮喪了好些年之后,封塵了這段記憶,才重新振作起來。

后來,他勤修苦練,并且遵循姜氏家族之命和另一位世家女結婚生子,為振興姜氏家族和蓬萊仙宗而拼命。

數百年后,妻妾,兒子、孫子、曾孫、曾曾孫,還有昔日蓬萊仙宗的眾多舊友,一個個老去...逝世。離他血緣最近的后裔,早已經是十多代后了。

如今,只有他活了千年,舉目四顧,早已經沒有一個是數百年前的舊人。

僅有一個親傳弟子王紫陽,也是在二百年前收下的,一位舊友的后人。

他這一生,輝煌過,落寂過,大部分時間都在為妻子、子孫、姜氏世家和蓬萊仙宗,為他人而活著,不曾一日真正的為自己活過。

只有一個遺憾終身的牽掛,縱然死也無法放下...他少年時愛慕過的綠旖姐,年僅十八歲芳齡卻被迫成了一名鬼修。她活得太短,老天爺對她太不公平了。可是,他卻無能挽回。

“我不需要看護……東冉,我只要你好好活著!”

莊綠旖悲聲哭泣。

姜東冉深情的望了莊綠旖一眼,枯黃的臉龐上勉強露出一絲笑容,勸慰道:“綠旖,我已活了千年,這輩子也活夠了。縱然是意外身死,也算是善終。我死前能有你陪著,也算是無憾了。你且先回去,我還有最后幾句話,要單獨跟蘇塵說!”

他朝蘇塵望去。

蘇塵在遠處站著,聞言愕然。

姜東冉老祖召他過來,目的不是想見莊綠旖最后一面,不留遺憾嗎?怎么還有其它話要跟他說?

老祖單獨召他過來,難道真的有重要的遺言交待給他?!返回品博網小說頻道首頁>>

打印
繁體
投稿
關閉
返回頂部
北京快三专家和值推荐
有十万块钱怎么理财呢 期期盈配资 股股赢配资 中国三大轴承 伊利股票涨跌 炒股大爷 期货配资分仓合法吗 红牛策略配资 新恒生配资 投资人的股权分配